米哈游投资火箭公司

频道:游戏快讯 发布日期: 浏览:58
米哈游投资火箭公司(米哈游投资者)

按照惯例,近日App Annie公布了最新一份——2021年度全球52强发行商名单。其中,莉莉丝以全球第12名、中国厂商第3名的成绩,成为腾讯、网易之外最受瞩目的游戏企业,相较2020年度同期,莉莉丝排名上升幅度更达到15个身位。

榜单依据2020年iOS与Google Play商店收入估算产生,揭示了过去一年全球手游行业,特别是中国手游行业的变与不变。包含莉莉丝、米哈游和字节跳动在内的游戏厂商,在过去一年中表现相当亮眼,已经成为驱动中国游戏产业进步的“新锐力量”。

变化1——中国游戏再度扬帆

连续第4年上榜的腾讯和网易,在本次榜单中蝉联榜首和榜眼名次,继续展示中国游戏行业在手游领域的统治地位。App Annie特别点名了《和平精英》与《荒野行动》两款战术竞技手游,称赞“人气极高”。

腾讯、网易之外的“其他”势力,也在过去一年成长迅速。与2020年度,也就是2019年52强相比,2021年度上榜的中国游戏企业继续增多,由原先的11家上升至15家,占比接近三成。

新增厂商为字节跳动、米哈游、欢聚集团、友塔游戏、游族网络、博乐游戏等企业,6家的数量明显超过增量的绝对值4家,意味着去年曾入围的一部分厂商从榜单中消失。

上榜发行商中国游戏企业整体数量的增加,预示着国产手游在全球范围内的品质和竞争力的上升。

比较典型的是米哈游旗下的《原神》,自2020年9月多平台发行以来,《原神》成功席卷全球。不仅以高人气傲视群雄,更同时获得App Store、Google Play与TapTap评选的年度最佳游戏,乃至引发了海外玩家有关于“XX为什么做不出原神”的反思。

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,2020年最后3个月,《原神》移动端在海外收入达3.9亿美元,约合25亿人民币,加上PC端,保守估计月流水或在10亿级别。

另一方面,榜单中中国游戏企业席位动态的变化,特别是具体名单的此消彼长,代表中国游戏厂商队伍内部对于精品化的接纳程度开始出现差距,体现了中国游戏行业围绕品质的竞争进一步加剧,更多新锐力量将一一涌现。

变化2——新锐力量站上舞台

“新锐力量”中较具代表性的,莫过于莉莉丝、米哈游和字节跳动三家。

就排名成绩看,莉莉丝首当其冲,由2019年的27名一路升至12名,米哈游与字节跳动则是首度进榜。若排除海外厂商,收入层面莉莉丝在所有中国厂商中已经排名第三,仅次于腾讯、网易。而根据此前App Annie发布的《2021年移动市场报告》,2020年莉莉丝已经成为全球收入第十的手游企业。

2020年,无愧是莉莉丝的高光之年。

2014年推出成名作《刀塔传奇》后,莉莉丝一度陷入创作困境,近年来转战海外反而收获颇丰。2020年开年,莉莉丝凭借一款《剑与远征》,不仅重新为自己正名,也开启了游戏营销的大宣发时代,深刻地影响了游戏行业,成为典型的逆袭范本之一。

去年9月,《万国觉醒》延续了《剑与远征》“出海转内销”的成功路径,上线当天即登顶中国App Store免费榜首,跻身畅销榜TOP5,估算首月收入或超3亿元。

与此同时,这一年莉莉丝海外业务进展同样神速。2月份,《剑与远征》只花了4天便登顶韩国App Store畅销榜,随后《万国觉醒》也杀入第二,成功完成会师。随后,《剑与远征》又在韩国手游主战场Google Play畅销榜霸榜TOP3长达一个月。

6月底开始,莉莉丝又着手啃下另一块硬骨头——人均付费最高、被誉为“游戏孤岛”的日本。上线当天,《剑与远征》便登顶App Store与Google Play双平台免费榜,并成功杀入畅销榜前十。

其效果也十分显著,在酷量信息出海研究院的报告中,2020H1海外收入已经占到莉莉丝整体收入的近八成。

不止如此,在去年11月份的Unreal Open Day上,莉莉丝又公布了自己的首款虚幻4项目《末日余晖》。与过去擅长的流量驱动不同,《末日余晖》是一款主打玩法创新和3A级品质的废土风格射击游戏,计划登陆包含iOS、安卓和PC在内的多平台,是莉莉丝对大DAU产品的又一轮尝试。

另外两大“新锐力量”,《原神》之于米哈游的成功前文已经提及,在此不做赘述。新入榜的字节跳动则是通过资源整合而成功的典型,与普通研发或发行不同,字节跳动野心更大,直奔巨头席位,目标在于涵盖小游戏、休闲、中重度的研发运营和推广一体化体系,以及一个属于自己和自己合作伙伴的生态王国。

无论是国内海外两开花的莉莉丝,还是席卷全球的米哈游,或是再造业界生态的字节跳动,均让我们见证了游戏公司成长的“中国速度”。

变化3——新一轮的马太效应

App Annie年度发行商52强榜单,中国游戏厂商席位年年增多,背后是中国游戏行业精品化变革,已经从早期的投入阶段逐步过渡到回报阶段。

这也预示着未来52强榜单中国游戏企业占比的进一步提升,代表着新一轮洗牌的开端。

今后,行业精品化探索将进入深水区,朝着更高品质的3A进军现象会愈发普遍,厂商之间的竞争将逐步延申到人才、组织架构等更全面的维度,硬实力壁垒也会越发难以逾越,催生新一轮的马太效应。

因此除了深化创新和钻研研发,有实力的中国游戏厂商2020年都在做两件事,一件是加大人才招收力度、另一件是积极对外投资。

招人是贯穿2020年一整年的行业热点。8月,《黑神话:悟空》全网刷屏,研发商游戏科学初衷却并非炫技,而是招人,正式将人才紧缺问题摆至台面。恰好在7月底,音数协一份《2020年中小游戏企业发展状况调查报告》,也指出“缺少相关人才”是现下游戏业发展的当务之急。

12月底,巨人联席CEO吴萌判断“人才的竞争已经远远大过产品的竞争”,呼吁用培养人才而非“挖人才”的方式应对挑战。

话音未落,为响应就地过年防疫倡议,除年会奖品、游戏公司纷纷推出相应现金福利,展现对人才的重视,甚至演化成一场“竞赛”。莉莉丝、米哈游、鹰角等公司员工均享受到了天降5000元的待遇。

解决人的问题需要钱,2020也是一个游戏行业“不差钱”的年份。

去年,游戏行业掀起一阵“买买买”的热潮,中手游针对“金牌制作人”发起抢夺战,接连投资程良奇的乐府互娱、张福茂团队寰宇九州等团队,三七互娱业也以过亿元人民币入股易娱网络,《阿瓦隆之王》制作人刘宇宁创业的羯磨科技,也得到了老东家世纪华通旗下子公司FunPlus的投资。

最能投的腾讯,则在2020年共投资了超过30家游戏公司,2021年开年1个月,腾讯又一口气投资了11家公司。与腾讯针锋相对的字节跳动,旗下和投资版图公司也已接近30家。

结语

在GameLook看来,当下环境对于“新锐力量”们而言,既是挑战,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。

腾讯、网易快速成长的同时,“其他”中国游戏企业成长速度更为惊人,证明全行业已在存量市场的背景下成功发掘增量。曾经牢不可破的市场格局,已经频频有了松动迹象,两强之外的第三极,更有望出现。

莉莉丝排名的迅速上升、米哈游的惊艳全球的战绩、字节跳动建立生态的野心等等,均不失为一个个好兆头,给游戏行业发展带去更多活力与可能性。

0 留言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